返回

第110章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110章 (第2/3页)

撑。如此胡天胡帝的闹到了第三天傍晚,他终于是感觉腻歪了。

      偏巧在这第三天的夜里,虞光廷尿在了床上——这就让李泽雄愈发感到不能忍受。他好像第一次发现虞光廷是个疯子傻子一般,先以一种受骗者的心理冲上去殴打了对方,而后就胡乱为他穿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  在落了霜的深秋夜里,李泽雄把衣衫单薄的虞光廷拖拽出公馆大门,又命令司机开出汽车来。将虞光廷塞进汽车里,他也跟着上了去。

      他让司机把车开去了冯希坤的小公馆。  

      几日不见,公馆门前还是老样子,大门上的白色封条在路灯的照耀下,看起来是异常醒目。

      李泽雄推开车门跳下汽车,然后探身抓住虞光廷,把人强行拉扯下来推向了路边。虞光廷一个趔趄坐在了路面上,而李泽雄对他一眼没看,径自上车就走了。  

      虞光廷怔怔的坐在冰冷路面上,身体很快就被冻透了。

      忽然遥遥传来了一声刺耳的警铃,使他受惊似的哆嗦了一下。催命般的警铃是日军大搜捕的讯号,不过这和他并没有关系,他只是如梦初醒般的,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在秋风中慢慢的站起来,他用力的摇了摇头,却是清醒了一些。走到公馆门口站住,他抬手摸了摸那雪白封条,依稀回忆起了一些往事的碎片。

      姿态僵硬的转过身来,他对着空旷街道左右张望了一番,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人名——萨沙!

      他不记得萨沙的模样,也不知道萨沙的所在,他只是茫茫然的迈步走上街道,一边向前行走一边大喊了一声:“萨沙!”

      当然是没有回应的,于是他顶着寒风继续前进,同时不停的大声呼喊:“萨沙!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大结局

      刺耳的警铃声横贯夜空,惊醒了所有熟睡着的居民。没有家庭敢因此打开电灯——长久的大恐怖令人变成了待宰的羔羊,所有人都是在侥幸的活。

      只有虞光廷不怕,因为他疯,他傻。  

      恍恍惚惚的不知穿过了几条街道,他声嘶力竭的呼喊着萨沙,可是并没有萨沙肯出来回应他。他并不气馁,茫然而坚定的继续行走在黑夜里,寻找他的萨沙。

      缓缓经过了萨沙的小面包店,虞光廷并没有停留。而惊醒的萨沙在房内依稀听到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,就在阁楼小床上坐起来,很疑惑的掏了掏耳朵,以为自己是出了幻听。

      果然,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内,那声呼唤没有再次传来,只有警铃尖锐的回荡不已,震的人心脏紧缩。萨沙莫名其妙的躺回被窝里,又伸手摸了摸卧在床下棉垫子上的小猫。  

      虞光廷缓缓走到了街道尽头,并没有看到萨沙。一束探照灯的强光扫过了他的身体,他不为所动的呆站着,又大喊了一声:“萨沙!”

      一队正在路口设置关卡的日本兵一起望向了虞光廷,显然是很觉惊异。随即有士兵一拉枪栓,用日语发出了喝问。

      虞光廷没有找到萨沙,所以就转回身去,孤独的重新踏上了来路。寒风吹透了他薄薄的衬衫,他冻的血都冷了。抬起双手抱在胸前,他的世界里只有自己的呼喊在回荡:“萨沙!”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